蒙绕赤龙在族长面前跪下来,一只手举着辛格的头颅,一只手举起脖子上的龙形弯刀,叫道“族长,族长,你看,我用你的乌铁棒,杀了那领头的,把我们族信物拿回来了,你睁开眼看看吧!看看吧!”

族长听这话慢慢张开眼睛,看着辛格的头颅与龙形弯刀,精神一振,开口道“好,好,赤龙,寨子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带好他们,山里应该还有寨子的人,得想办法救他们,保住他们。”

蒙绕赤龙用力点点头,认真地道“族长,我向你保证,我会救他们出来,会重建蒙绕山寨。现在你不要说话,我们抬你进城,城里有不少灵巫,他们会救你的。”

族长微微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该去陪你们巫公了,记住我的话,一定要重建蒙绕山寨,到时把我葬在寨子里。”

蒙绕赤龙终于没控制住自己,扔下手中辛格的头颅,大声哭起来。“族长,你不会死的,也不能死啊!你还要带我们重建山寨。对,重建山寨,我不要你死,我要救你,一定有办法救你。”说着慌乱地站起身来,吼道“来人,抬族长进城,这么大倚天城肯定有人能救族长。”

族长一点不像身受重伤的人,竟然开心地笑道“赤龙小子,阿公没白疼你,好!”

听了这话,蒙绕赤龙眼里的泪水就流了下来,整个人也软软地坐了下来,抱着族长的身体道“阿公,你不是说要看赤龙长大吗?那就好好活着,我们进城疗伤,我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族长却严肃起来。“我的伤我知道,要不是你刚才的丹药吊着,我已经死了。”

听族长这么说,蒙绕赤龙坐了起来,在储物袋里已经没有了“补髓丹”。他又忙着安慰族长,道“这种药,我这里没有了,可倚天城还有,我一定能找到。族长你不用担心,你会没事的。”

可族长摇摇头,道“孩子,是你不要操心了,好好听我说。你现在是蒙绕山寨的族长,是个真正的男人,不要大惊小怪的,我的心脏已经碎子,根本救不活了。何况这世上是个人都要死,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只是不放心蒙绕山寨,现在把担子交给你,你要给我好好的担起来。”

蒙绕赤龙有些孩子气的道“我不担,蒙绕山寨族长是你,你一定会好起来,带着我们一起强大起来。”

老族长喘息了几声,有些生气地道“这孩子,你以为让你当族长是我想出来的?是巫公与族老们商量的结果,这责任你不担也得担,不然就不是蒙绕山寨人,你也不要认我这个阿公。”

极品美女 美少女的清纯逆袭

蒙绕赤龙一听,马上跪了下来,道“族长,别生气,我是蒙绕山寨的人,一定担这个责任,但你不要走,看着我担这个责任好不好?”

族长咧着嘴满意地笑了笑,却换了个话题。“我看你应该是战巫师了吧?所有属性都学会了?”

这回蒙绕赤龙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族长脸上露出笑意,声音响亮许多,连声道“好,好,老东西眼光比我好,我不如他。想想山神对我不薄啊!族内信物回来了,还有强大的族长。我很满足,可以去见祖宗了。对了,这乌铁棒留给你吧,这是我的宝贝,你就用它跟端正王朝人斗。”

族长这种交代后事的话,使旁边的几位族人哭了起来。

蒙绕铁鹰哽咽道“族长,你放心,我们寨子一定会强大的,现在寨子里已经不至两把灵器,赤龙的长刀跟山虎的斧都是宝器,赤龙还有把弓是神器。”

族长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真的?我看看,寨子里要有这样的宝贝,我们还怕谁?”

蒙绕赤龙先递上虎翼长刀,然后意念一动,又将火蛟神弓拿出来。

族长是见过世面的人,那刀落在手上,便知道比自己的乌铁棒厉害,而火蛟神弓带来的感觉,使他相信,这确实是件神器。所以开心地笑起来,可一口血也喷了出来。

蒙绕赤龙一见,眼泪流了下来,道“族长,你不要死,我要你活着,看我们寨子强大起来。我已经是个符阵师,将来寨子人人都可以用灵器,寨子也一定会强大起来的。”

他有些失控,从储物袋又拿出几粒丹药,道“这疗伤丹你服下去就没事了。族长,你要活着,带着我们一起强大起来。”

族长平静地摇摇头,道“赤龙,没用的,我知道我的情况。你记住,这族内信物叫龙佩,据说只要打开龙佩,可以使我们族强大,只可惜打开方式丢失了,几代族长都想强行打开龙佩,却没有能力,估计要到人巫才有可能,所以你一定要达到人巫,使我们族强大。”

可他只是哭泣,这使族长有些不满,提高了声音“赤龙,别哭了,我说的你可听见了?”

他默默地点点头,族长又接着往下说“那后山禁地,原来是蒙绕族长练功的地方,你要有能力就进去看看,应该会有收获。我跟你巫公寄希望在你的身上,是想让你带着蒙绕族,在巫族国扬名,至少让整个巫族国知道,还有我们蒙绕一族,你能做到吗?”

蒙绕赤龙没有犹豫,重重地点点头。

见到他的表现,族长很满意,笑着道“想来你不会让我们老家伙们失望,你一定要做到。”

他抬起头,坚定地道“族长阿公,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

族长的目光在蒙绕赤龙身上停留了一会,然后又看向四周的族人。“还有你们,要听赤龙的话,他是你们的族长,这是族里的决定。蒙绕山寨也只有他才会带着你们走向强大,所以你们一定要帮他,你们听见了吗?”

那些族人都知道族长的习惯,所以大声回道“族长,我们听见了,一定支持赤龙做族长。”

族长听到了,所以脸上露出了笑容。“好,好,蒙绕族人少,你们一事实上要团结。有钱了先不要建寨子,给男人们找婆娘,让他们生孩子,这样可以增加人口。”

他在说这些话时,声音越来越小,可四周垂泪的族人还是听见了。蒙绕赤龙也听见了,可他没说话,只是含着泪疯狂地输送水巫力,只不过还是感觉到族长的身体越来越冷。

可他没有停手,他接受不了这个结局,族长会在面前死去,这使他内心有些麻木,也有些疯狂,更是企盼着有奇迹出现。

可什么也没有,族长还是平静地去了,他能感觉到族长的生机,正一点点的消失,就象一条小河,他只能看着河水干枯,却无能为力。可他没有收手,还是机械的将水巫力送入族长体内。

一直输送巫力的蒙绕铁鹰慢慢收回手,道“族长,没用的,老族长已经走了。”

这句话里,其实有两位族长,也就是说他承认蒙绕赤龙是他们的新族长。

蒙绕赤龙麻木地松开手,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茫然地朝四周看了看,发现族人在看他,一些女人在大声地哭泣。

他也想放声大哭,却突然哭不出来了。

几天时间里,亲人一个个的消失,那么大的寨子,现在只有一百多人在他周围。他觉得委屈,觉得心痛,心里有什么东西让他难过,却说不出来,好像有东西死死的卡在心里,使他不能舒畅,逼着他想吼叫,想发泄,却没有那样的力气。

这种痛一直在心里蔓延,使他精神有些恍惚,眼前是一片漆黑,可他根本不在意,不知应该干什么,只是慢慢地站起身,然后一阵晕眩袭来,使他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喷出一口血,一头往地上栽去。

蒙绕铁鹰在他站起来时,已经发现他的异样,见他要摔倒时,伸手抓住了他,叫道“族长,族长。你怎么啦?”

听见蒙绕铁鹰喊叫族长的声音,他觉得心里一惊,想起老族长,记得老族长受伤了。他睁开眼,看见老族长躺在地上,浑身是血,一张苍白的脸上,只有花白的胡子在风中抚动。

他看见身边的族人都在看他,那是关注的眼神。这时,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老族长已经去了,他现在是蒙绕山寨的族长,而这也是族长交给他的担子。

这样想时,他彻底清醒过来,族长走了,真的走了。这个给他关心、爱护的老人,也是他最敬重的长辈,真的不在了。而他最爱的巫公也不在了,连蒙绕山寨也没有了。

可他的族人还在,蒙绕族的精气神还在,几位长辈把蒙绕族的担子,交给他,他要为族人负责,为蒙绕族负责,使蒙绕族人坚强地活下去,并且把蒙绕族传承下去。

他将目光投向族人,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心里那种强烈的杀戮之气在消散,整个人反而平静了许多。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而是要坚强,为了族人,也为了蒙绕山寨,他们还盼着新族长,带领他们强大起来。

这使他精神上有了寄托,明白自己应该干什么。心灵在瞬间也上了个台阶,明白自己要承担怎样的责任。老族长去了,可振兴蒙绕山寨的目标没有消失,这不只是老族长的嘱托,也是族人对他的信任,更是他一生奋斗的目标。

他有很多事要做,而且必须去做,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命运,就跟送信到倚天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