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言听他说到这里,忍不住心中疑惑,抬头打量了此人一眼,暗暗忖道:“莫非他已经知道了‘诚王秘藏’之事?”

要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之前乔万里就承认过,他是受了柳子涵的嘱托,才去救柳婉柔的。

也就是说乔万里曾经是站在柳子涵这一边的,如果他把一些消息透露给了这名皇子,让他知道了一些内幕,这也是说得通的。

甚至若不是乔万里此刻被他安插在皇陵附近充当眼线,恐怕这位十二皇子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了。

梁言没有立刻回答柳子涵的问题,他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饮了一口,这才说道:“你千方百计地夺取皇位,就是为了赴死吗?”

柳子涵摇了摇头道:“我之赴死,乃是为了越国的破茧重生。我死之后,会有一个比我更适合的人坐上皇位,越国千年基业,不会毁在我们这一代的手里!”

梁言听到这里,忍不住看了柳子涵一眼,只见此人眼神坚定,毫无迷茫,应该是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梁言放下手中茶杯,轻轻一叹道:“如今朝中有三党争权,其中‘太子党’手握兵权,‘九爷党’人多势众,‘千良党’最次,但也有工部尚书白浩的支持。而你形单影只,又如何有半点胜算?”

柳子涵笑道:“‘太子党’虽然手握兵权,但大哥为人鲁莽轻进,而且傲慢自负,这些年已经渐渐没了威望。‘千良党’虽然有工部尚书支持,但三哥柳千愁到底曾作为人质留在赵国多年,在国内根基还是太浅。”

“至于‘九爷党’,虽然人数众多,但内部成员良莠不齐。此番逼宫一事,正是‘九爷党’的五哥和和六哥擅自做主。虽然巡天司没有找到直接证据表明和九哥有关,但父皇心中想必已经把九哥排除在外了。由此可见,成大事未必要人多,关键是齐心!”

“你倒是挺有自信!”梁言听柳子涵说完,微微一笑道:“也罢,我就帮你一把,但此事我不会亲自掺合,可以让阿呆助你。”

柳子涵听后大喜道:“阿呆兄乃是当世虎将,有他相助,也可增添几分胜算!”

纯纯的美少女眼睛会说话

梁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之所以不自己出手,就是不想以修士的力量干预朝政,以至于破坏帝王气运的传承。

阿呆的太岁帮乃是京城的江湖势力,办起事来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除了阿呆以外,还有一人想必你也乐意见见。”

梁言说着走出了书房,把柳子涵带进了一间密室,只见里面有个身穿锦袍华服的少年,正病恹恹地坐在桌前,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十四弟?”柳子涵眉头微蹙。

那华服少年正好抬起头来,目光却没有瞧向柳子涵,而是看着一旁的梁言,眼神中满是惊恐。

梁言轻轻一笑道:“不用这么看着我,你终究是婉儿的弟弟,她也曾向我求情,这就放你一条生路。只是你出去以后,须得尽心辅佐十二皇子,帮他继承大统!”

十四皇子柳阳听后也不说话,只是不停地点头,似乎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说错话,就被眼前的煞星给一剑斩了。

柳子涵也是一肚子纳闷,但他心思通透,暗想这柳阳之所以被拘禁在此,恐怕也与此次谋反脱不了干系,至于其中详情,恐怕只有回去询问柳婉柔了。

如果是真有其事,那柳阳有如此大的把柄握在自己手中,也就不怕他不尽心替自己办事了。

柳子涵想到这里,心中也是一阵感激,他向着梁言拱手道:“多谢唐兄的这份大礼,子涵若是登上皇位,也不敢忘记唐兄的功劳。”

梁言摆了摆手道:“我无意仕途,之所以帮你也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罢了,希望你最终能达成所愿,守住先人千年基业。”

柳子涵听后,又是向着梁言一揖到地,这才领着柳阳出了武安侯府。

…………

梁言送走了柳子涵,就用传讯盘向阿呆传递了信息,让他利用太岁帮和混混帮的势力,暗中帮助这位十二皇子。

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传讯盘的信息发送出去之后,却始终没有得到阿呆的回应。刚开始的时候,梁言以为是阿呆在帮中有要事处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但等到晚上的时候,还没有收到阿呆的任何信息,心中就不免有些疑惑了。

“难道是阿呆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梁言一念及此,立刻单手掐诀,只是瞬间的功夫,人便已经出了武安侯府,奔着太岁帮在朱雀区的总坛而去。

他在街道房顶之上一路狂奔,只用了半炷香的功夫,就来到了一处比较偏僻但占地极大的宅院前。

这一处宅院,就是太岁帮的总坛,也是这段时间阿呆与李雄等人商议帮中要务的地方。

“怎么会?”

梁言在院中只是扫了一眼,就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斗法,而且参与其中的还不止一人。

虽然对方修为并未有多高,看斗法留下的痕迹,最多只是炼气巅峰而已。但阿呆此番重修,根本还是凡人之躯,就算他炼化了“琉璃塑体符”导致内力强横,也抵不过多位炼气后期的修士联手围攻。

“难道是我暗中控制太岁帮的事情被那几人知道了?”梁言心中一个念头冒出,又马上自我否定道:“不会,此处的斗法应该发生在我入宫之前,莫非是阿呆调查到了一些线索,以至于被人找上门来?”

他心中数个念头转动,但此刻阿呆已经失踪,而太岁帮安排在此的成员也无活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调查。

就在梁言略微有些烦躁的时候,忽听院外传来一阵马蹄之声,由远及近,向着这边快速行来。

梁言心中一动,也没有躲避,直接走出了院子,与来人遇个正着。

“是你?”

两人同时出声,只见院外骑马那人,二十出头,白袍纶巾,一副书生打扮,赫然正是柳婉柔的部下欧阳文聘!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