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光荣家族对于明面上那些联邦官员掌控力的减弱,不光是因为资本的侵蚀,这其中也免不了其他各国的插手,甚至包括约翰自己在内,也是在当初赢多邪神降临危机前后于联邦政府里做了手脚。

之前通过他的暗子传回的消息来看,现在的联邦议会里除了不管事的光荣家族选定的人,倒有五成以上估计都是与新大陆各国和旧大陆列强有着关系的存在,而且不乏脚踏几条船与几家列强都有联系的墙头草。

这种混乱的局势让约翰这个下棋的人都有些看不明白棋局了,当然其他棋手情况应该也是差不多,这并不影响大局。因为仅仅是有这些棋手的存在,也绝不会允许白鹰联邦政府脱离掌控,组建起远征军重新夺回西部政权。

毕竟分割白鹰联邦这个占据了新大陆资源最全面丰富的广大土地的国家,是旧大陆所有国家乃至部分新大陆国家共同的态度。

无它,白鹰联邦实在是太拉仇恨的,你看欧罗巴各国历来没少为了几千上万平方里的土地去打生打死的,而你白鹰联邦不声不响就侵吞了数百万平方里的广袤土地,都比得上大半个欧罗巴大陆了,你让那些国土面积只有区区几万十几万平方里的强国情何以堪?

弗兰茨人表示很受伤,他们的国土还没有金沙州一州来的大呢!而且他们跟白鹰联邦的恩怨一面墙都难以写完。

至于白鹰联邦曾经的宗主国、本土面积还不如弗兰茨大的布鲁克,这些自诩为绅士的布鲁克人心里更是五味陈杂。

要知道七十多年前,这样大的一片富饶土地还是他们的殖民地。

这种心里落差是个正常人都接受不了,所以这几十年来,无数布鲁克人做梦都想要收回白鹰联邦这块巨大而富饶的殖民地。

要说作为有着“欧罗巴搅屎棍”之称的布鲁克没有在白鹰联邦政府里埋下什么钉子,说出来估计就连布鲁克人自己都不信。作为前殖民地和宗主国的关系,两国之间一直以来都是有着千丝万缕斩断不的联系。

明白这些的约翰就知道自己在这场交锋中是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地位,虽然这位汉密尔顿代表光荣家族给出的条件还算优越,但是前世常年审问犯人的约翰知道,谈判就是要在最终结果成定局之前,不能让对手看清你的底牌和底线。

所以他有些得理不饶人的说道:

遗忘的瞬间

“说起来,你们光荣家族给出的这个条件,也不过是慷他人之慨罢了,真正要是占据了查德威克和新弗朗明哥两州,也只能靠我们自己去面对布鲁克等国的压力,所以还是来些实际的吧,不然我也不介意多一件如此奇特的收藏品,对于独立宣言的正本,我相信没有一个超凡者不会不感兴趣吧?”

查理·汉密尔顿闻言不由心中有了一丝挫败感,这位国王陛下果然不好对付,看来他必须要拿出一些来时长老会给他许可的底牌了。

“陛下真是谈判的高手,既然默许埃姆斯丹王国吃下西部两州的条件还不够,那么我们可以再加一个位面通道作为筹码如何?”

约翰闻言摇头:

“不够,位面征战的途径我并不缺少,你也知道对于黄金阶位以上来说,位面征战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并且好处也远没有低阶超凡那么大。”

查理·汉密尔顿见到约翰这样说,心里是既羡慕又无奈。

羡慕的是作为黄金镇国级的强者,眼前这位国王陛下在他看来已经可以肆无忌惮的活着,集王权与实力于一身,鲜有人可以制约他的想法。

而自己则十几年苦苦挣扎,在几大家族的夹缝中求生,才达到了现在的地步,但是现在还要受着光荣长老会的制约,无法得到真正的自由。

当然人生在世,理论上谁也得不到真正的自由,毕竟人类社会或者说所有智慧文明群体都是如此。

只是对方那份逍遥姿态属实让查理他感觉艳羡。

至于无奈,那是因为光荣家族提出的一个星界位面降临通道的条件已经在光荣议会内部被认为是大出血了,在他查理·汉密尔顿看来那也是极具诱惑力的好处,但是在对方面前却好像是可有可无的鸡肋一般。

不过想想也是,作为埃姆斯丹王室海森赛尔这个旧大陆三大古老家族之一的嫡系继承人,还是海加尔国王与黄金强者,位面征战想来也已经进入过不少次了,甚至人家掌握的位面通道数量也远非自家光荣议会所掌握的数量可以相比的。

查理自家知道自家事,光荣议会别看暗中掌控着白鹰联邦这样一个大国,但是其它临时的位面通道不算,这些年来总共也只掌握了三个位面通道,而且还都是那种低级的低魔世界,现在要拿出来一个作为交换筹码,那些长老们一个个都心疼的不得了,谁知对方还满不在乎,甚至还有点嫌弃的样子。

“估计那几个老家伙要是见到了这幅场面,肯定都要郁闷的吐血了吧?”

在心里腹诽了一下那些与他面和心不和的光荣议会长老们,查理·汉密尔顿继续说道:

“既然陛下瞧不上这一个位面通道,那么不知陛下您有什么条件,我可以向长老会转达!”

然后就见眼前的海加尔国王神色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说:

“条件什么的稍后我们再谈,现在我打算让你见一见两位你熟悉的,或者说跟你有着亲密关系的人……”

然后在查理·汉密尔顿迷惑不解的眼神中,约翰挥手打开一道光门,两位穿着联邦将领军服样式的衣服、浑身闪耀着光辉,仿佛天神降临一样的男子从光门之中走了出来。

“你……你们是……”

查理·汉密尔顿也撑不住身为外交人员宠辱不惊的神态,面露大惊之色的长大了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来人不是其他,正式约翰所收服的两位白鹰联邦创始人所化身的先祖英灵,真正的联邦国父华兴顿和第一上将汉密尔顿。

家中常年摆放着自家先祖画像、并且光荣议会里面也陈列着各位创始人画像,查理见到如同画中人突然活了走出来,怎么可能不惊骇莫名?

“你就是这一代的汉密尔顿吗?资质倒是尚可,不过已经三十左右了,还没有突破白银,现在的光荣家族已经堕落到了这幅地步吗?”

华兴顿面容和蔼的看了看查理·汉密尔顿,有些感叹的说道。

而汉密尔顿将军则一脸不满的说:

“小子,你是汉密尔顿这代的家主吗?我被富兰克林那蠢货控制的时候似乎听过汉密尔顿家已经只剩下两根幼苗了,想来你还有一个妹妹吧?”

“这,这怎么可能?你真是先祖大人吗?您不是死了吗?”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