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谷向来喜欢谋定而后动,明面上看似什么都没做,其实什么便宜都占了。

真正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何观察使显然深得隐谷精髓,同样好似什么都没做,偏偏打乱了风沙的计划,逼得他不得不仓促地离开宋州。

为了行程安全技,风沙迫于无奈,只能向赵重光求助。

赵重光则让他的大儿子带上一支船队,亲自护送风沙一行人。

当然,打得名义是他的长子先行去汴州,安排他的致仕事宜。

虽然风沙有些不情愿,不得不承认这或许是最安全的办法了。

赵大公子本身是个纨绔不假,毕竟领了父亲的正差,既有官方的身份,又有赵家的身份,宋州玄武主事又支援了一些玄武卫,这支船队也拥有了四灵的背景。

足以让一切人等不敢轻举妄动。

风沙想着也就不过几天天的行程,忍忍便罢。

归德军军使一声令下,自然要船有船要人有人,尽管如此,至少还是需要半天时间。

风沙趁着这点时间,去郊外看望香香,也没打算再回凤仪客栈,是以能带的人都带上了。

珮珮FANNA居家服写真图片

除了绘声和孟凡,以及纯狐姐妹,彤管也跟来了,另外还有宋州玄武主事派来护卫他的玄武卫,打算带去汴州。

按理说四灵各有辖区,一般不能随意出境,好在风沙是北周玄武观风使,理论上北周玄武自主事以降都是他的属下,是以没有这方面的禁忌。

当然还是在地玄武为佳,如今实在没有人手,只能急就章先带着。

新坟新贡果,无碑小土包。

香香身份低微,没资格立碑,又不知道她家的祖坟在哪儿,孟凡只能寻个风景还算不错的地方葬下。

如果不是他来张罗,香香的归宿只能是乱葬岗。

按照江湖人的规矩,倒是可以给香香立块木碑。

奈何城镇近郊,香香身为女子,去世的时候年纪又不大,真要立了块碑,恐怕会被人刨开找陪葬,甚至遭受侮辱,反倒不美。

是以孟凡只能画了地图,记了位置,或许将来还有机会可以过来祭扫,他所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了。

孟凡苦兮兮的瘫坐,对坟燃纸钱,双眼直发呆。

风沙也跟着点了几张。

香香仅是乱世之中微不足道的小小缩影,先别说天下,就在宋州一隅,类似她这种情况的人数不胜数。

比较起来,她还算很幸运的,尚有人送葬、有人惦记。

就算天下安宁也不过如是了。

风沙道:“如果巧妍同意,我不反对你给她们个名份。以后别再乱来了,一个人的感情是有限的,一定会厚此薄彼,你没有那么多感情可分。”

孟凡难得这么安静,轻轻的点头。

彤管盯着坟堆,也点了几张纸钱,幽幽地道:“不知我死了,会葬在哪里,会有谁来看我,谁会惦记着我。”

风沙挑起眉毛,道:“长公主自然和驸马一起陪葬周太祖陵。”

彤管没有说话,仅是怔怔地发着呆。

风沙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来柴兴与郭武其实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一代还行,二代就很难说了,郭武一脉的陵墓一定不会受到重视。

二来她和驸马并不和睦,别说爱情,连利益交换都谈不上。

赵义敢扣她,期间没有半点尊重,说明根本没有把她当成公主,显然不打算让她活着回去,这背后恐怕有驸马的默许,甚至授意。

何止寒心。

风沙柔声道:“事到如今,不瞒你了,你的表兄李重卸任殿前司指挥使之后,由成德军使改任归德军使,不日将赴任。我这么着急离开宋州,正是为了避开他。”

彤管明眸亮起,不乏闪烁,平静的道:“原来如此。看来我还有些利用价值,不是个空有名分的长公主,那么我是否可以找你改善一下我的待遇?”

“当然。哪怕你不愿离开宋州,非要留下,我也不拦着。实话实说,我的日子并不好过。”

风沙凝视着彤管精致的脸庞,肃容道:“到了汴州恐怕也是举步维艰,有长公主相助,我或许可以更快打开局面,没有的话,我就慢慢地熬着罢~”

彤管笑了起来:“还装,当我看不出来你这叫以退为进?先不说你肯放我的话有几分可信,单凭你疑是南唐又或契丹细作的身份,你休想甩开我。”

风沙失笑道:“你寄人篱下,跟着我有什么用?”

“因为你十分需要我,否则你干嘛在我身上费这么大的力气?所以不管你情愿不情愿,到达汴州之后,你必须通过我做一些事,我多少能够窥探到一些情况。”

彤管淡淡道:“如果我最终能够活着离开你的身边,那是大周的幸运。如果不能,算我为父皇为大周尽忠了。”

风沙赞道:“巾帼不让须眉,长公主颇有平阳昭公主的风范。”

平阳昭公主是前唐高祖李渊的女儿李秀宁,曾率娘子军东征西讨,更与唐太宗一起攻破长安,为前唐立国立下不世功勋。

乃是史上唯一一位军队举殡,以军礼下葬的女子,真正的生荣死哀。

比肩平阳昭公主,对一位公主来说是最高的褒奖。

彤管微微一笑,道:“就算你真是南唐或者契丹的细作,在某些方面,我们并非没有通力合作的余地。”

风沙哑然失笑道:“比如帮南唐坏契丹的好事,帮契丹坏南唐好事?”

彤管正色道:“我没开玩笑。契丹派出一位特使由海路出使南唐,我得到消息,他将由陆路返回出使汴州,所以我逗留于前线意图护送,去下蔡仅是顺便。”

风沙愣了愣,问道:“特使?”

算算时间,该是他刚刚离开江宁,这位特使便到了。

彤管点头道:“契丹皇帝的持节特使。”

风沙哦了一声,道:“那就是要议定国事了。”

别看萧燕是燕国长公主,那仅是位尊,进而拥有一定影响力,实际上无权与他国议定任何国事。

持节特使不一样,那是代表本国皇帝出使他国,可以订立盟约。

以当今天下的局势,契丹皇帝派持节特使出使南唐,正常的很,不派才不正常。

……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