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梦请假去了美国,夏铭羽这一次并没有跟过去,毕竟他还是不太放心北极星医院附近的那个虫洞。

不过让夏铭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他特别关注的虫洞并没有被打开,而一场他没有预料到的危机席卷了整个东京。

夏铭羽看着被绿色包围的东京,很快就想明白了自己即将会遇到什么,那个名为原盾的自然循环辅助系统,他记得应该是林烨和那个叫凯瑟琳的一起开发的,没想到它会出现。

夏铭羽眯了眯眼很是好奇,话说林烨说过昨天有人来抢那块能量石,而如果他没有感觉错的话,那个机器体内的能量好像和那块绿色的能量石很相似。

夏铭羽觉得有点绕,所以说地球的能量被抽取之后是被用来对付地球了吗?

不过既然那块能量石中保存的能量没有被敌人拿走,这次这个自然控制机器的出现很可能与“炎山”以及“天界”不同,说不定很有可能会有意外收获也是很有可能的。

那么自己还是去看看为好,如果一直这么僵持下去,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地球。

……

“还是没有拿到吗?”男子问道,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没有,那个叫林烨的太厉害了,我根本不是对手,他到底是谁,明明地球赐予使命的那些人中并没有他。”女子有些痛苦的说道,显然伤的不轻。

“这么麻烦,克劳斯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没有第三块能量石,神的使者根本无法完全释放神力。”男子气愤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哪怕是你,也是无法打过那个叫林烨的人的,更别说和他抢东西了。”女子焦急道。

犹如初恋般的纯情妹子

男子冷笑一声说道:“虽然没有能量石,神的使者无法发挥全部神力,但应该也足够了,神的使者一定可以给我们带来新生的。”

……

另一边远在美国的我梦却遭遇了大危机,原本我梦与凯瑟琳约好了在一座炼金之星废弃的基地见面。

我梦虽然很疑惑凯瑟琳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荒废的地方,不过本着相信朋友的想法,我梦并没有多想,只是按照凯瑟琳给出的地址前往。

“凯丝!凯丝!”

我梦有些疑惑的望向周围,忍不住又重新确定了一下通讯器上显示的地址,确定自己没有来错地方。

“奇怪了,凯丝不是说她已经到了吗?”我梦疑惑道,可是他并没有在这个地方发现第三个人的影子。

“我梦!”

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我们送了一口气,转身看去,果然是凯瑟琳,我梦笑了笑走了过去。

“凯丝,我还以为我走错地方了呢,刚刚叫你半天都没人理我。”我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凯瑟琳”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当然没有来错地方,不过就算来错地方也没关系,今天我会一直跟着你。”

这时哪怕我梦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凯瑟琳是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我梦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警惕的望着面前的“凯瑟琳”。

这时“凯瑟琳”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道:“高山我梦,不要妄想逃开,你忘了吗?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你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语调,我梦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难道是他?这怎么可能?!

……

天空基地作战指挥室内,石室指挥官看着已经覆盖了整个东京的绿色树木,问道:“还是无法联系到我梦吗?”

堤主任沉默了一下说道:“指挥官,按理说我梦虽然请假,但也一定会带着通讯器,可是自从两个小时前,就再也联系不到我梦了。”

千叶参谋忧心道:“会不会出什么事了?以前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石室指挥官并没有答话,他比其他人要知道的多,按理说有着另一重身份,我梦出事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现在的情况却着实令人忧心。

“我想我梦应该是被什么事耽搁了,现在还是东京的情况比较重要,乔姬,帮我联系一下炼金之星的丹尼尔议长,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炼金之星的动作了。”石室指挥官说道。

东京现在的情况过于特殊,已经不是光靠xig能够对付的了得了,他们需要炼金之星的帮助。

……

夏铭羽看着面前的巨型机器,以及机器上绿色的两个大字——“深绿”。

果然是这样!

夏铭羽看过林烨负责的总计划书,其实从理论上这个计划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实际上对于度的控制却让这个计划无法进行。

毕竟谁也无法确定,最适合地球上的人类以及其他生物生存的数据是多少,更无法把控这个度,所以说林烨的这个计划很疯狂,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让地球走向另一个极端。

而这些自然控制机器虽然看起来能改善地球的自然环境,但也只是看起来而已,一旦这些自然控制机器失控,所造成的影响只会是再一次生物大灭绝。

夏铭羽走到了“深绿”下方的一个好像是大门的地方前方,手中银白色的光芒若隐若现,夏铭羽觉得现在的情况没有我梦提供消息,他也不太清楚xig那边的动向,还是进去看看为好。

夏铭羽刚刚打算把面前的疑似门东西给砸了,毕竟他也懒得找其他地方了,直接砸个洞进去算了。

只是还没等夏铭羽动作,面前的“深绿”突然震动起来,随后面前的门突然开了一条缝,刚刚好可以让一个人通过。

散去手中集聚的能量,夏铭羽感到有些疑惑,这什么情况?夏铭羽有些失望,他还没砸呢,这门怎么就开了呢?

夏铭羽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可惜了,少了一次能动手的机会,不过就这样开门迎接自己,说不定里面也有动手的机会呢!

……

看着面前的“凯瑟琳”突然变成自己的样子,我梦感觉一阵恶寒,这家伙真的是恶趣味。

“克劳斯,别说什么你是我这种鬼话了,你已经骗不了我了,我知道我心里曾经也怨过,也有过一些黑暗的想法,但是我不会逃避,我知道我应该做的是什么!”我梦说道。

面前的“我梦”再一次被一团黑雾包裹,之后露出了克劳斯的样子,只是脸上那抹嘲讽的表情却始终未变。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