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闻人升在家放松的时候,秦老师也得知了噩耗。

“你,你这孽障!”

沈华捂着自己通红的脸庞,缩在卧室的地板上,看着地面,一言不发。

在她的身前,是举着大巴掌的秦老师。

虽然闻人升没有告知他,但秦老师还是从上边得到通知。

他的私生女沈华,被天命社诱引,刚刚参与了一起针对重点异种者的行动。

巡察司虽然四处灭火,有些自顾不暇,但东水是核心城市,属于区中心城市,还是有着足够的监护。

赵涵现在不是当年的菜鸟新人,已经属于重点监护的异种者。

她被抓,当地巡察司的系统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后来闻人升等人及时出手,他们才没有动作,只是保持观察。

“我辛苦求了师傅,才给了你更多时间学习的机会,让你能比别人多几个月时间准备高考,你看看你,你都做了什么?”

“你就是欠饿!”

清新俏皮运动装西瓜少女图片

“大好的前途不要,非要走那些小路死路!”

“你这个孽障!”

他狠狠地骂着,再没有以前那种混日子的心思。

因为沈华还没有成年,又因为尚未出现恶果,所以允许秦老师保释,但责任肯定还是要追究的。

原本一片光彩顺利的人生,已经一只脚踏入黑暗。

沈华过了一阵才呆呆道:“我是你什么人?你为什么要管我?”

“你,你还敢顶嘴!”

秦老师勃然大怒。

他虽然自己不求上进,得过且过,但其实自视甚高。

他师傅是季正言,他学生是闻人升,都是绝顶绝顶优秀的异种者。

季正言虽然过气,但闻人升却是如日初升,即便是宗师级人物,都要高看一眼。

这样厉害优秀的人物,对他都是恭敬有加,几乎有求必应。

他如何能容忍一个私生女儿,和他顶嘴?

又是一巴掌挥过去!

只是这一巴掌还没到对方脸前,突然停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沈华眼中的死志!

为什么?

她为什么想死?

外面那么多人,想活都活不下去!

那么多的人,想要千方百计获取一个东洲红卡的资格。

为了拿到它,不乏年轻漂亮的外域女子,嫁给一些七老八十的东洲老头。

有一个笑话这样说,一个60岁的东洲老头,如何娶到年轻漂亮的外域女子?

答案很简单,将年龄多报20岁就可以了。

而秦老师在外面做事,更是极受欢迎的存在。

沈华也是他偶然间一次失足的结果,不过他还是有点责任心的。

虽然不打算认到秦家来,还是尽量给对方该有的待遇。

比如让对方在东洲入籍,上学,安排出路……

这些东西,要是让其他外域人知道,肯定个个妒忌的发狂!

而沈华,不仅被天命妖人轻易蛊惑,现在竟然还萌生死志!

这是为什么?

“你想死,为什么?”他放下手,淡淡地问道。

“没什么,只觉得看不到什么希望,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沈华淡淡道。

“你想得到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不就是也想得到异种么?可是我也给过你激活异种的机会,你没能成功,那能怪谁?”秦老师冷冷道。

“不止是异种。”沈华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

虽然只是初见,虽然只是在虚幻中相处了三个月,却让她彻底沦陷。

高中女生,哪里抗得住那样风姿和才能的男子?

“你,你有了心上人?但人家却看不上你。”秦老师这种花丛老蜜蜂,多么敏锐,一眼就看出了私生女儿的心思。

“和你无关!”沈华突然暴怒起来。

“果然如此。”秦老师却没有打她。

因为他很明白,爱情面前,男女有多么盲目。

他外出办事,曾经有一次差点挂掉,就是因为拔掉无情,被人家因爱生恨,进行了背刺。

而爱情故事,又是最容易产生各种灾异和怪诞的温床。

“看来你是中毒了,我找个人给你看看。”秦老师若有所思道。

他冷静下来,孩子一旦陷入感情问题,靠责骂和殴打,教育和训斥,只会有一个后果——越走越远。

因为这不是一个讲理的领域,讲的是感性和包容。

秦老师最后看了她一眼,冷冷道:“你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不要乱跑。”

然后他转身离开房间。

他没有注意到,缩在地上的沈华,眼神中莫名有了一丝神采。

秦老师来到客厅,拨通了闻人升的电话。

“哦,师弟,在干什么?”他开口问道。

“哦,碰到件有趣的事,正和家里人闲聊。”闻人升回道。

“什么事?”秦老师也不好再次恳求,毕竟刚刚对方帮了一个大忙。

总不能将闻人升当成提款机。

虽然对方是自己的学生和师弟。

闻人升接着说了那个服装店的事情。

“确实有点稀奇,应该是处于萌芽状态,暂时还没有爆发怪诞之事,按我的经验来看,大概还要积累一段时间,比如说老板赚的黑心钱足够多的时候,就把衣服套在老板身上,一波带走。”秦老师推测道。

“嗯,我们也考虑过这种可能,也有可能是试穿一件寿衣,将来就会死一个人。”闻人升推测道。

“我让当地的人去查查,监控一下。”秦老师跟着道。

“嗯,那就麻烦老师了。”

“不用这么客气,你刚刚还帮了我大忙,”秦老师笑了笑,又道,“你什么时候去见师傅?我想再去看看他。”

他不好直接再求闻人升帮忙看看沈华,于是打算迂回一下,再拿季正言当工具人用一下。

“哦,明天我就去看看,正好技能大成,让师傅指点一二。”闻人升回道。

“那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就这样说定了。”

秦老师打完电话,又进到卧室看了看沈华。

他冷哼一声:“自己收拾一下,明天再去我师傅那,让他老人家好好看看。”

沈华从地上慢慢爬起来。

秦老师转身离开。

…………

次日一早,秦老师就带着沈华来到季正言家里。

“混蛋,来这么早干嘛?”季正言在木屋里破口大骂。

“我以为师傅您改了。”秦老师悻悻道。

已经早上8点了,这还早?

亏他还带了百年老店“好瑞来”的早餐。

“我改你个头,我马上要进棺材的人,干嘛要改?”

“师傅您长命万岁,怎么会进棺材?”

秦老师提着早餐走进木屋,让沈华待在外面。

没过多久,季正言叼着一根油条出来了。

“哦,又带你闺女来了,”他也不在意沈华的存在,直接道,“上回补习效果不行?”

沈华呆呆地站着。

又是这样,所有人都当她不存在一般。

这个世界,没有她的位置。

她只是站在门外的那个人。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