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书音和易戚回去之后,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走了什么关系,办事速度倒是一流,叶墨刚叫她们离开后的第二天,易书音便一人前来,将一封信交给了叶墨。

叶墨打开信,简单阅读了一遍,易书音帮她伪造的身份就是一名很普通,且天赋平庸的宗门修士,这样的修士在修仙界有很多,属于平平无奇的一类,就连姓名也没改,还是叫姜舒城。

信封中除了这张信,还有一张类似于身份证的东西,不过与身份证不同,这是一张纸,上面写着身份证明,四个大字,随后就是一些身份信息,后面还有担责人签名,而叶墨如今的担责人则是易书音。

看到这里,叶墨皱了皱眉,这怎么看,怎么都像一封卖身契,反而不像是所谓的身份证明。

至少,在叶墨心中,身份证明不应该是一张纸才对。

不过,叶墨也懒得多想,将信装起来收起,就算是卖身契,那也是身份证明,如今她只需要个身份,至于易书音是不是从中耍什么小手段,她也不是很在乎。

不过,叶墨没主动去问,反倒是易书音先来向叶墨解释了。

原来是因为易书音虽然确实身为易家嫡子,但是却没有灵根,所以现在还不被家族中的族老认可,无法回归易家掌控权势,若她现在真的是名正言顺的易家嫡子想要给叶墨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还是十分简单的。

但是问题就在这里,她如今的身份并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就连居住之地都不在第三层,可想,易书音在易家内部地位有多低了,不过再低那也是易家的嫡女,虽然,族老们看她和她父亲不爽,但是也没办法对付他们。

所以,给叶墨的身份自然也不可能太高,甚至不能是关系离她太远,不然就有暴露的可能,故此,只能给叶墨一个她的贴身护卫的身份。

叶墨听了解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实际上心中却在思考另一件事的可能性。

……

蕾丝白裙美女棕色头发眼神清澈置身花丛写真图片

就在叶墨将两人的居所划分开,准备井水不犯河水时,易书音头冒冷汗,急急忙忙的找上了她:

“姜前辈,你可否把阵法控制的小一些?”

易书音想着自己种的草药里,已经有些半死不活的涅槃根,心中一阵着急,这可是她回归易家的关键,涅槃根若是枯死了,她这辈子也算是彻底完了。

“自然是可以。”

叶墨爽快的答应,毕竟她本来这两天就准备将易书音那一半的阵旗收回,但是怕易书音不同意,还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易书音还是帮了叶墨一个‘大忙’。

现如今,易书音居然自己主动提出了要她收回阵旗,倒是正好合了叶墨的心意。

叶墨也懒得去猜易书音想做什么,毕竟她和易书音同居这件事本身有着太多的不合理性,就比如,为什么易书音和叶墨抢居所,对方明明有权利随意更换居所,却无论如何也只要这一处居所,这居所到底有什么是易书音舍不得的东西?

又比如,灵气多对凡人和武者的练武也是有莫大的好处,但是易书音却偏偏让叶墨将养灵阵控制到她这一边,好像完全不想吸收一点灵气。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过,纵有这么多怪异,叶墨也懒得去仔细想,在叶墨看来,她和易书音不过是一条平行线而已,两人的交集也就仅此而已了。

随后,叶墨按照易书音的范围指示,将阵旗一一收回,尽量将灵气控制在了自己这一边的灵田中。

而之后,在拿到身份证明后的这一天黄昏,叶墨便突然向易书音宣布了要在居所内闭关,叫易书音在外面帮她护法,并吩咐易书音,无论谁来,也不许放对方进来。

易书音自然是欣然同意,并表示绝对不让任何人来打扰叶墨,此时她正沉醉在涅槃根重新生长的喜悦中,根本发觉叶墨拿到身份证明和叶墨的突然闭关有什么联系。

就在易书音专心培育草药时,却不知,叶墨闭关的居所处,一道遁光刹那间将所有阵法全部冲破,直冲居所之外,而这些一切都只发生在眨眼之间……

这道遁光自然就是叶墨,此时的叶墨已经不是上船时的仙风道骨的道长模样,反而变回了自己的本身模样,不过,哪怕叶墨光明正大走在修士群中,却恍如隔世,周围无论是筑基还是金丹期的修士就好像没有看见叶墨这个人一般,无一修士发觉。

这就是一品金丹的可怕,真元一品压一品,她若是全力催动收敛气息的神通道法是相当恐怖的,真实实力或者金丹品级在她之下的人根本就发觉不到她这个人,就好像叶墨这个人隐身了一般。

而叶墨在一品金丹加持下的真实实力,哪怕不说与金丹后期的大真君平起平坐,也相差不远,天君不出,一般的金丹期若是不专门去观察,根本察觉不出叶墨。

“宁辰啊,宁辰,本来还想留你两天,不过,你既然主动来找我了,那就别怪我不收债了。”

叶墨眼睛微眯,目光冷冽去如北原刮来的寒风,不可一世。

她这些天想了一下,这才发现不对,易家和她无冤无仇,为何突然那个易总管要对她又是询问又是调到主舰方便掌控?若是为了搜那所谓的魔道内奸,又为什么刚好在她所在的副舰上搜?其他舰上却不搜?似乎是为了针对谁一般。

叶墨思来想去,这才发现一个相当核心的问题,也是易总管话中的唯一漏洞。

首先,魔道内奸必然是隐藏身份人,而想上副舰可是要通过排查真元的法宝的,在那法宝面前,饶是连叶墨这种金丹期修士都得暴露真实的真元属性,那魔道奸细除非实力比叶墨还高,高到离谱的程度,不然怎么可能随便就能潜上船?恐怕,找什么魔道奸细一开始就是易总管打的幌子,多半是有人为了找一个隐藏身份的人。

但是,找的究竟是谁,叶墨不知道,不过,她却有一个办法可以推断对方找的到底是不是她。

如果对方真找的是她,那多半不是易家的人,范围自然就大大缩小了,易宁号上一共就两个家族,能动用家族的权利,搜查整个副舰的修士也就只有那叫宁辰的宁家弟子了吧?

她原本准备下船后再对宁家动手,不过,叶墨没想到,宁辰居然主动派人搜捕她,那就别怪她叶墨手下不留情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还没人昧了她叶墨的账之后逍遥自在!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