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灵阁外。

洛羽眉头一皱,侧首望向这擦肩而过的女子,喝止道:“道友,请留步!”

闻得洛羽之声,那行色匆匆身姿婀娜高挑的女子,身形微微一滞,便要继续离去!

昙花公子正奇怪洛羽为何如此‘猴急’?竟然忍心对如此婀娜女子喝斥!他正要劝说一番,好借机搭讪这婀娜女子。

可不曾想,洛羽竟然冲了出去!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自己这位认识不久的兄弟,如此真性情!叫自己望尘莫及!

只见此时的洛羽已经挡住了那女子去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笠纱遮掩下的面庞。

女子见去路被拦,她望着眼前黑面半遮的劲装男子,故作疑惑的问道:“道友意欲何为?这可是九州商会的仙市。”

显然,仙市之内,是不允许私斗的。不说洛羽知道此规,即便没有此规,他也未想过要在此处动手。

闻得女子那熟悉的声音,他嘴角微微扬起,笑道:“姐姐,叫小弟想得好苦?”

“我靠!”闻得洛羽这等低劣的搭讪之词,昙花公子顿时嗤之以鼻。

可还不等他鄙夷片刻,只见那身姿婀娜的女子,闻得洛羽轻佻之言,非但不怒,反倒是瞬间身子一颤,呆立当场!随即,在昙花公子难以置信的表情下,她竟然伸手摸向洛羽那冰冷的黑面脸颊,颤声询问道:“小弟!…是你吗?”

见得眼前违反常规的现象,昙花公子瞠目结舌,已惊讶到不能言语!他只得一脸敬仰地望着洛羽,心中暗赞‘原来美女都喜欢简单粗暴点的表白!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受益匪浅!真我兄弟也!’

巨乳童颜mm喂你吃蛋糕

闻得身旁坐在幻云兽上的小凡,正嘻嘻傻乐,昙花公子惊愕地指向洛羽,道:“丫头,不觉这很夸张吗?”

小凡眉头顿时一蹙,随即一副理所当然的道:“不夸张啊,我家先生做什么都不夸张。”

“我靠!”昙花公子语塞难言。

不管昙花公子此刻如何想,只看此刻的洛羽与这神秘女子。

见得眼前女子伸向自己脸颊的玉手,与那颤动的熟悉声音。

洛羽笑容依旧,微微点头道:“是我。”

此言一出,女子便已一拥而上,抱住洛羽。洛羽顿时双臂展开,不知所措!

昙花公子望着几句之间,便已‘得手’的洛羽,他感觉今日所见所得,远胜过数十年感悟!顿觉过去的自己白活了,眼前的‘好兄弟’才是高手,风流倜傥的高人!

两人相拥之际,神秘女子似有抽泣欣喜之声:“我就知道你没事,我就知道…。”

美人入怀,洛羽轻拍软背,看的昙花公子是羡慕不已,恨不得顶下洛羽才好。

洛羽轻声叮嘱道:“姐姐,此处不宜暴露,容后再说。”

女子略显羞涩地松开双臂,微微点头。

……

丹灵阁,静室之内。

此时,四人正围案四方盘坐。

洛羽望了眼一脸微笑的昙花公子,问道:“兄长为何从不问我身份?”

昙花公子收回看着笠纱遮面女子的目光,对着洛羽无所谓地摆手道:“既是兄弟,何须刨根问底,愿说便说,不说也没什么。谁还没有些不堪入目…哦不!不为人知…也不对!等等…让我想想…。”

望着性情使然的昙花公子,相处下来,洛羽也不便再做隐瞒,何况他于自己有救命之恩。

想到这,洛羽在昙花公子疑惑的表情下,歉然一礼,随即便要伸手摘下面具。

小凡见了,欲要劝阻,却被洛羽制止。待得面具摘下,一副棱角分明,剑眉星目的俊朗少年面容显露在三人面前。

昙花公子一见,暗自点头,肯定的道:“恩!果然颜值够得上本公子一半,当得兄弟二字。”

闻听此言,小凡白了他一眼,是懒得理会。

而洛羽却微笑道:“在下洛羽。”

“洛羽?”昙花公子闻听此名,疑惑喃喃:“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洛羽?洛…!五行宗洛羽!?”

望着一脸惊讶的昙花公子,洛羽微笑点头不语。

而就在此时,洛羽对面的神秘女子

,也缓缓摘下斗笠,露出一副妩媚动人的脸庞,望着洛羽巧笑道:“五行宗茹芊儿。”

“额!”昙花公子望了望二人,随即怔怔地看向对面的小凡:“妹子,你呢?”

小凡询问地望了眼洛羽,在洛羽微笑点头后,她便嬉笑着看向昙花公子道:“五行宗洛羽座下,剑侍小凡。”

茹芊儿听了,顿时望向身旁已易换容貌的小凡,喜道:“我说怎么感觉熟悉,原来是小凡。”

小凡转过头来,嬉笑连连:“茹姐姐好。”

昙花公子砸吧砸吧嘴,望了望微笑的三人,叹息摇头一笑,随即恍然道:“难怪一上来就搂搂抱抱,原来早有…额!…早就认识!”

说着,他不看洛羽小凡,只对着茹芊儿笑脸相迎道:“既然你们都自我介绍了,那本公子也勉为其难的介绍下吧。茹仙子,在下仙灵宗真传大弟子,青云榜天才翘楚,魏无伤。见得仙子芳容,魏某三生有幸也。”

茹芊儿顿时惊讶道:“你就是昙花公子魏无伤?!”

昙花公子笑得更是灿烂了,只见其手中百花折扇瞬间打开,轻摇含笑,故作温文尔雅状点头道:“正是本公子。”

茹芊儿见了,心中顿觉有趣,于是她轻遮朱唇,妩媚巧笑,故作羞容。

昙花公子扇也不摇了,只痴痴地看着茹芊儿。

可身旁洛羽却开口道:“难道魏兄对洛某的身份,就不感兴趣?”

昙花公子只痴迷状地望着茹芊儿,不耐烦地摆手道:“你又不是美女,本公子为何要感兴趣?”

此话一出,洛羽一时竟然无言以对!反倒惹的茹芊儿与小凡嬉笑不已。

不过片刻,在茹芊儿的凤眼‘怒’瞪下,昙花公子不舍的收回目光,望向洛羽难得严肃道:“你的事,我听说了,可能很多人都在惦记着你。有想要五行剑仙飞升之术的;有想要灭掉你们铲除后患的;也有茹仙子这般,记挂着你安危的。但这都与本公子无关,不说我仙灵宗一心丹道,对此兴趣不大。只说本公子,虽爱大道,却更爱美人啊!”

说着,昙花公子又笑望茹芊儿,茹芊儿顿时羞涩垂首。

洛羽见了无奈一笑问道:“难道你就不想得到飞升之术,成就大道?”

昙花公子笑容随之一收,是一敲桌案:“想啊!”

说着,他摊开双手,左右言之:“大道,我所欲也;美女,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苦也!哎~!”

三人顿时‘噗嗤’笑出声来。

见此,昙花公子更是摇头唉声叹气,显得很是落寞。

过不片刻,他望向洛羽打量道:“虽然对你身份不甚感兴趣,但本公子对你的身体很感兴趣!”

闻得此言,二女是瞠目结舌,洛羽更是脊背一阵凉意!

见三人表情,昙花公子顿时反应过来,解释道:“不要想歪了!本公子只是觉着你体内血气之中,似有丹道之术的祭炼痕迹!按说外修炼体如此强悍,需要丹田之气辅助淬体术。但,你丹田已废,应该是和这祭炼痕迹有关…!”

“什么?师弟你丹田…!”不等昙花公子再说,茹芊儿已是惊讶地望向洛羽。

洛羽微笑以对,显然,他早已看开。

可茹芊儿却一时无法接受,见微笑相对的洛羽,她默默不能言。

此刻,洛羽的心思正放在昙花公子所言之上。

昙花公子的一段分析猜测,其实已经很接近真相了。只是洛羽不解的是,他又如何看出这些的?难道全凭猜测?

想到这,洛羽索性点头承认道:“不错,我丹田确实被废。可魏兄又为何知我炼体之术,乃是祭炼而成?”

闻得洛羽相问,昙花公子心中更是笃定,于是他伸手轻拍在洛羽肩头,眼神示意地望向自己那按在洛羽肩头的手掌。

洛羽侧目望之,顿时愕然,随即一笑释然。

此刻洛羽心中也不得不惊叹,昙花公子不愧为青云榜人物,丹道天才。

……

四人攀谈一番之后。

洛羽看向茹芊儿,询问道:“茹姐姐,宗门蒙难之际,你是如何逃出的?”

似是被洛

羽勾起伤感之事,茹芊儿笑容慢慢淡去,她感怀道:“当初宗门覆难之际,我与万言侥幸突围到了外室山。恰巧遇见了向后山躲避的张武几人,张武看着憨实,却心细的紧。言下山之路必然被阻,便领着我们前往后山……。”

听得茹芊儿一一道来,洛羽点头庆幸。原来张武带着他们去的不是别处,正是后山断崖!张武曾听他私下言及,山崖下有一洞室。于是便领着茹芊儿和茹万言顺藤而下,攀岩来到了那山谷洞中,躲避了起来。因此,才得以活命!

想到这,洛羽面露疑惑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前来青灵镇购买丹药?”

茹芊儿面露担忧道:“万言他受伤了,已经昏迷许久。”

“什么?”洛羽惊疑的问道:“你们不是待在洞中的吗?怎么会受伤?难道是逃离之时所伤?”

茹芊儿摇了摇头,回忆道:“不是,逃离之时我三人虽有创伤,不过是些皮外伤,并无大碍。我们三人在洞中等了数日,便想着上去看看外面情形如何。于是我便与万言一同前去探查,可就在我们将要进入外室之时,忽然发现有一群神秘的黑衣人,正在移走同门尸首。还不等我们观察片刻,便被他们发现。就在逃离之际,万言他…….。”

闻得茹芊儿之言,洛羽眉头深锁,喃喃道:“也就是说,那些黑衣人神通术法诡异,不是君家之人?”

茹芊儿笃定的点了点头,见此,洛羽接着问道:“那茹师兄情况如何?是何症状?”

茹芊儿面露担忧道:“浑身冰寒,黑烟弥散,额前隐有墨色冰晶凝结!我也曾用神识探查过,发现那黑气有很强的侵蚀力。”

洛羽顿时陷入沉思,身旁昙花公子却是面露凝重之色,猜测道:“此状,好似邪术,我曾听闻老祖讲道,言上古有墨灵一族修习邪术,魔气升腾如墨,阴寒至极,可侵人神魂,逆转轮回,有伤天和。”

茹芊儿闻得此言,顿时如坠冰窖!而洛羽却忽然想到,丹老曾经为他祛除过什么魔气,想来也能治好茹万言。

想到这,他望向茹芊儿宽慰道:“茹姐姐,无需担忧,我知一人可祛此魔。”

“真的?”茹芊儿惊喜交加,更是催促道:“师弟,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我担心万言他快撑不住了!”

见此,洛羽点了点头,望向昙花公子道:“魏兄,同门有难,在下只得告辞了。”

昙花公子却一脸不悦的站起身来,大义凛然道:“岂有此理!你忘了本公子是青云榜翘楚人物,丹道天才吗?救人疾苦,本就是我辈应尽的职责,本公子岂能视若无睹?”

茹芊儿顿时面露感激之色,昙花公子自是倍感得意。

见得昙花公子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洛羽苦笑不得,担忧道:“魏兄前去自是最好。可,你不是要炼制丹药捉那妖主,前往灵州仙女泽吗?这一来一回恐怕……。”

“无妨!”昙花公子顿时洒脱的摆手道:“那妖主老巢隐蔽,应该不容易被人发现,待我拿了灵材,到哪都能炼制丹药。至于时间嘛?本公子有飞行法宝,雷音飞梭。半个时辰便可到达五行宗,这样也好早些救治茹仙子之弟。”

说完,昙花公子便抬手唤出一尖刺状的四菱小梭,笑道:“看到没,这可是本公子的宝贝,比什么飞行坐骑,好多了。灵晶驱动……”

洛羽三人倒是头一次见得飞行法宝,洛羽与小凡更是闻所未闻,听得也是仔细。

飞梭乃飞行法宝,分为天、地两等。雷音飞梭,乃是天阶飞行法宝,可变换大小,多人同乘。虽说此物需要中品灵晶驱动,且消耗甚为巨大,但却可瞬息之间百里之遥。最重要的是此物外附阵网,一旦飞行,则可隐入长空之中,遁于流光之间!

在山海修真界,若是身为公子少主的纨绔子弟们,没有一艘符合身份的飞行‘座驾’,那也没脸面在人前自称公子少主了!所以这雷音飞梭,简直是世家公子装逼必备之物,更是身份的象征。

若是说虚耗灵晶过大?众公子定白你一眼:‘开玩笑,纨绔纨绔,玩的就是酷,灵晶算什么?不在乎!’

望着手托雷音飞梭,一脸臭屁笑容的昙花公子,三人表情是各不相同。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