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山拿着洗好的底片走了出来,他手上的底片还湿漉漉的,结果刚一出门就看到了那个男孩还站在这里,于是顿时就问道,“你小子怎么还没走,真的想进小黑屋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底片递给了摄影师,男孩也不理他,立刻趴到服务台上看那张刚洗出来的照片,一看之下,果然和先前那个小吏拿的身份证照片一样,只不过这张还是半成品,虽然有了照片,但是上面还没有字。

“哇,照的好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啊?”男孩忍不住惊呼道。

“你小子果然就是想偷学吧?你暴露了。”闻山继续逗着小孩,摄影师倒是没说话,他接过照片看了一眼,拍的效果还不错,就用手巾将上面的水份擦干,然后递给旁边负责冲压字体的同僚。

那人早就将活字固定到了冲锤上,将底板放进预制的卡槽里,扳住上面的冲锤的扳手,用力往下一压,咔嗒一声,身份证上的个人信息栏便弄好了,最后再取一块盖板,将两张铜片用铰链连接,这张最新版的身份证便做好了。

办理身份证的人此时也自己卸下了头上的冠,然后过来接身份证,当他看到自己刚才的样子被留在了这张铜片上时,表现出来的惊讶一点都不比那个小男孩低。

“这位小兄弟,请问这是什么技术?是咱们部落新弄出来的吗?除了官署可以弄这个之外,其他地方可以弄吗?”那办理身份证的木匠立刻追问道。

“这叫照相,也叫摄影术,就是把人或物的影像留在载体上,民间也可以自己弄,咱们汉阳城内就新开了一个照相馆,就在驿馆一层的门面那里,想了解可以去那问。”摄影师快速的介绍了几句,他已经让闻山去给下一个人调整姿势去了。

“好的,谢谢谢谢!”那木匠端详着自己的照片,越看越是神奇,道了声谢便匆匆往外走去,本来就从事工匠类的职业,让他对这种新技术十分好奇,他出了官署大门,便径直的往驿馆走去,想去仔细了解一下这项新技术的原理和应用等等。

而官署的照相室内,小男孩还是赖着不走,哪怕这里的大人不搭理他,他也愿意在这看,毕竟就在刚才,他就从大人的对话中了解到了一些关于摄影术的东西,还有汉阳城的照相馆在什么地方。

没过多久,小孩的爹娘和两个妹妹也走了进来,男孩立刻跑了过去,然后自动化身摄影助理,头头是道的教着他爹调整姿势。

他爹皱眉问了一句,“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美女演驿夜的钢琴曲图片

“哼,我不用人教,看看就会啦,有什么了不起!”说话的时候还冲着闻山在那翻白眼,照相室内的三个工作人员不由的笑出了声,这孩子,还真是有趣。

等他们一家依次做完身份证的时候,男孩的爹娘也在拿着身份证仔细的端详,实在是摄影这种东西,对于没见过它的人来说太神奇了,世上竟还有能记录影像的方法,要不是汉部落已经进行了好几年的科学教育,怕不是又有人该指着照相机高呼神迹了。

“爹,娘,我也想照相,驿馆那边就有照相的地方,我们过去看看吧?”

等一家人走出官署的民事办理大堂,小男孩再次缠着父母说道。

“这,行吧,咱们先去看看,正好你娘也要到那边买东西,不过咱们可先说好,要是照相太贵了,咱们可就不照了啊!

我刚才瞅了眼,这身份证上的相片又是铜又是银的,弄得那么精致,肯定不会便宜,唉,咱们家怕是照不起啊。”男孩的爹感慨了一句,立刻引得自己儿子不快起来,不过他也不敢反驳,拍不起过去看看总也是好的吧,实在拍不起,就等自己以后挣了钱再去拍。

结果一家人转到驿馆这条路的时候,发现那个牌匾上挂着大红花的照相馆,里面和门口已经挤满了人。

不少的大人小孩都在这里围观,就在他们一家人准备上前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大嗓门在人群中喊了起来。

“都不要挤,别挤,全都退后,我们把东西搬到外面的街上来,然后大家伙再看好不好,咱们店面小,实在进不下这么多人,劳驾各位让一让。”

下一刻,百姓们都自觉的退到了店外,就见到照相馆里有掌柜和伙计一起抬出几张桌子摆到了路边,又在桌子前面立了一排木板,那木板上挂着一些用玻璃装裱好的黑白照片,另外还有书册样式的相册,以及立式的桌面摆件照片,就那种装裱好了可以平时立在书桌上的照片。

这些东西都是罗冲提供的创意,桌面摆件,书籍式相册,墙面挂件,基本上实体照片的用途也就这么多了,再有就是不装裱的纯照片,那个自己愿意怎么用就怎么用。

不过比那更吸引人的,其实是这些公开展出的照片,上面拍摄的场景和人物,因为这些照片,全是当初罗冲给自家人拍的那些照片,现在全都贡献出来当展品了。

“哇,快看,是首领还有首领的两位夫人,哎?这个漂亮的姐姐是谁啊,她怎么和首领一起拍照?”

“当家的,你快看,这一张是不是奔奔和去病那孩子,他这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啊?看着还挺俊的。”一个去病家的邻居突然看到了去病和鳌飞当初在湖心岛研究所拍的那张,照片的背景还有研究所的凉亭。

“你不知道吗?那孩子现在给首领做了亲卫,首领拍那么多照片,他能捞不着一张?”

“也对!”

“掌柜的,这种照片你们都能拍吗?我怎么看着和身份证上的那个不一样啊,你们这照片是什么材质的啊?看起来好像比身份证上的那个还要清楚些!”也有人看着照片向这里的老板问起了行情。

“各位街坊邻居,父老乡亲们,请大家安静一下,请容鄙人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店的摄影术,以及咱们这拍照片的价格,一会儿你们还有不明白的,再问我,咱们今天虽然还没有正式开业,但可以接受预定,一会儿你们谁有想要拍照的,就可以到我这开条子了,咱们正旦节的时候正式开始待客,好不好?”

掌柜的一通吆喝,总算是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他让围观的众人略微靠后,自己走到了木板前面,来到那张摄影三人组的合影前给众人介绍道。

“各位请看,这张三人合照,便是发明了摄影术的三人,中间的这个叫鳌飞,是咱们汉部落研究所光学实验室的组长,这照相机便是鳌飞发明的,这摄影术,也是他最先提出来想法,但一直都没有获得成功。

后来有了这个去病的加入,呐,就是照片里左边这个穿盔甲的少年郎,他现在是咱们首领的亲卫,有一次被首领派去研究所办事的时候,接触到了这个东西。

去病和鳌飞啊,他们俩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也是师兄弟,两人都是少年英才,去病听说他师兄鳌飞在弄照相机,他就跟着帮忙弄照片,不过去病懂得也不多,又去找研究所化学实验室的组长闻农请教,学习化学知识,最后才弄出了能够留影用的金属照片。

这个闻农,就是照片里右边这个人,这三人一起才有了咱们部落的摄影术,所以这三人也被称为摄影三杰。

咱们整个汉部落的人,能有幸拍摄照片,用来留影纪念,全都要感谢这三位少年。”

.

今天还有两章,求赏

xiazaitxt